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慢生活 > 李娟 > 正文
李娟《洗澡》全文在线阅读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8-10-29 19:13:35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赛虎很害怕洗澡。然而长期在野外生活,又是个白狗,不洗澡的话,后果很严重。

好在它的衣服具可再生性,哪块弄脏了我妈就剪掉哪块。比洗澡方便多了。

于是夏天还没过去,赛虎就成了癞皮狗。

加上浑身挂满了苍耳,赛虎达到了狗生中最狼狈的巅峰时刻。

对了,还有它的狗肚皮,脏得都快长不出毛了。

几粒小奶头统统变成了黑豆豆……

赛虎在门口空地上仰面朝天晒太阳,几粒黑豆豆引起了一只老母鸡的注意。

它踱至它的身边,歪着脑袋疑惑地观察了半天。为确认自己的判断,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无比精准地……猛叨一口……

唉,赛虎那一声惨叫,我终生难忘。

 

丑丑恰恰相反,一天洗三次澡,不知道的还以它神经性洁癖呢。

我妈天天骂丑丑,说从没见过这么蠢的狗。天气越来越冷,夜里已经开始打霜了,这家伙仍一大早准时下河。还游来游去玩得爽得不行,只露个脑袋在水面上。

“不怕冷吗?这个牲口,真是个牲口,不知冷热的牲口!”她掖紧身上的棉衣,絮絮叨叨地骂。

我难以理解她为何气成那样,简直比为丑丑偷鞋子而善后还要生气。

大约她自己怕冷吧。就以为别人以及别狗都跟她一样冷不得。

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像丑丑那样喜欢水的狗。大江大河也罢,路边的泥水坑也罢,只要一看到水,这家伙就不要命地往里跳。扑腾一番,再上岸打滚,滚得浑身泥坨。再故作无辜地往你身上扑。

丑丑身架高大,样子凶恶。长得跟条狼似的威风凛凛,令人心生畏惧。可做起蠢事来,却让人根本没法顾及它狼一样的外表,只想逮着一顿猛揍。

丑丑喜欢撒娇,可它那幅体态,撒起娇简直能致人于死地。

——先猛扑,再用狗脑袋猛撞,然后两只粗壮的前爪紧紧搂着你的腰身左右猛晃。尾巴快要摇到天上去了。

那时,绝对没人会对这条撒娇狗心生怜意。只恨不能一手抓一只它的前爪,三百六十度抡圆了扔出去。

可问题是谁能抡得动这么大一条狗啊!

总之,每当明明浑身泥浆还自以为出水芙蓉的丑丑向我扑来时,我发出的尖叫能惊动附近水电站的所有职工。
 

我们放弃了荒野中那块缺水的土地,换到水电站旁边这块地了。

大约水电站偏远寂寞,电站的工作又清闲,电站职工偶尔会过来串个门子。

其中一个年轻的女人尤其热切,隔几天就来看我一次。

我不知道她喜欢我什么,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也挺喜欢她。大约都很寂寞吧。

她可能觉得我家伙食开得不好,每天餐桌上只看到萝卜白菜,于是每次来都会捎几只他们食堂剩下的的油饼和包子。有时还有她从城里带来的水果、火腿肠之类的零食。

每次来,她都找我讨一只花盘。

此时花盘已经渐渐成熟。我带着她走进深深的葵花地,挑了又挑,最后砍下最大最饱满的一只花盘。

新鲜葵花籽的口感有些像新鲜核桃,皮软,仁嫩,油份不大,清甜滋润。

我们捧着花盘,把瓜籽一粒粒抠出,边剥,边吃,边互相打探对方底细。直到对方收入多少谈过几个对象都搞得一清二楚为止。

每次告别时,她总会盛情邀请我去她宿舍玩。还总会提到,她们那里有沐浴设备,可以洗澡。

我不知她为什么这么热情,洗澡的事都提过好几次了。

直到有一天我照了一下镜子,才明白……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好好洗澡了。只在天气热的时候,关上门,拧块毛巾擦擦。或者烧一锅水洗洗头。

反正种地的人嘛,都不太讲究。反正生活在此处,一天到晚也见不着几个外人……思路渐渐向我妈靠拢了。不由警惕。

不过自从搬到水库边,用水就方便多了。

我每天去小河边打水。小河离得不远,向南穿过一大片芦苇荡就到了。但是水很浑浊,至少得静置一整天才能澄清。

有一次我去地里找我妈,无意中走到这条河的下游,又不知不觉沿着河往西走了一公里远。在那里,发现了这条河的一条支流。支流更窄更浅,但水流又清又缓,流得平平展展。水底是洁白的沙滩,两岸是芦苇丛和低矮的灌木。

要是我们住在此处多好啊。

过了中秋节,天气突然回升。虽然一早一晚还是很冷,但正午那会儿简直算得上是“酷热”。

那两天总是会想到这条小河,思量着悄悄过去洗个澡。

那边芦苇浓密,河边只有牛羊走出来的野路。离村庄和田野又远,估计不会有人经过。

于是一天正午,我带着换洗的衣服和香皂,顶着大太阳往那里走去。

谁知到了地方,试了一下水温,没想到明晃晃的大太阳下,水却依旧冰冷刺骨。

应该能想到的,毕竟已经九月了,早晚温差巨大。水又是冰川所化,虽然已经流了几百公里。

总之,还没洗完脚就冻得坚持不住了……只好原抱着衣服回去。

 
于是,当电站的那个姑娘再次邀请我去洗澡的时候,我立马同意了。并大力感谢她。

我带着衣服和拖鞋跟她向洗澡的地方走去。却发现目的地不是宿舍,而是他们值班的机房。

原来,是一个公用的小沐浴间。

职工本来就少,又大多只在回城之前洗一洗。所以平时都是闲置的。

机房里有许多巨型仪表设备,还有好多转轮、管道之类的机械装置。在角落里,有一个地道入口。她打入口处的栅栏铁门,领着我一同向着黑暗的下方走去。

梯道又暗又窄又长。下面又有一道防盗门。还没走到近前就听到机器的轰鸣声。

一打开门,声音猛地膨胀。我仿佛被卷入了巨型机械的运转之中。

下面的空间很大,却非常黑暗。虽然也悬挂着大瓦数的电灯泡,但那光芒被浓重的黑暗所稀释。我能看到一切,却看不清一切。

巨大的轰鸣声伴以空气的颤抖及无数细小气流的穿梭游走,令我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迟迟不敢踏出最后一步。

轰鸣声来自于我的右侧。那是大坝阀门的方向。

我知道那里有巨大的水流正强有力地冲击在黑暗中的机器转轮之上。飞速运转的轴承在复杂过程中将水的势能转换为电能。电是狂暴不羁的,却在此处被缚。它顺着密密麻麻的管线高速奔逃,四处碰壁。我知道电就在四周,一部分在四面八方迷路,一部分在黑暗中潜伏。更多的电,被禁闭在头顶那些巨大的仪器之中,被强行摁捺着,丝丝缕缕沿上空数条细细的管线,去往广阔人间的千家万户。

我为人的力量而惊惧,又隐隐感到人的疯狂。

这地底黑暗而沉闷,地板微颤,空气中充斥浓重的机油味。我微微有晕车的感觉。

我小心翼翼走向那姑娘。只见她把角落里一个小门打开,又摸索着开灯。走近一看,里面是一个昏暗狭小的空间。顶多一个多平方大小,上方挂着一台电热水器。

——感觉非常不真实。像是回到了三四十年代,一抬头,看到这台热水器。

虽然很想慢慢地好好地洗个澡,但直觉此处不可久留……

这个澡洗得紧张又焦灼。

在地底深处洗澡,恍惚间像是在星球大战时双方暂停交火的空隙间洗澡。洗着洗着,战事又起,外面天崩地裂,火光连天。而此处昏暗封闭,空气在轰鸣声中高频震荡,水柱仍均匀地喷洒。

我一边揉脑袋上的泡沫一边竖起耳朵。警惕着地震、战争、大坝爆炸、电压泄露……等一切灾难。

从来没洗过这么没安全感的澡。

好像在核反应堆旁边洗澡……

又想到这水的温度源于附近刚刚生成的电能。“新鲜的电”——这个想法让我突然想尝尝这洗澡水是什么滋味。

“新鲜的电”。巨量的水被截流,上下游生态生生断裂,亿万鱼类的道路被封堵。鱼群想要回溯,想要产卵,却只能在春天里,在大坝的瀑布下,无望地徘徊……所有这一切,只不过为了“新鲜的电”,为了令眼下的水温更暖和一些,为了让人类干干净净地活着。

于是,又觉得此刻像是在朽坏的末世洗澡,像在一个冲着无底深渊无尽堕落的洗澡间中洗澡。

洗啊洗啊,好像不只为了洗净尘垢,还想要洗去一身的罪过。

……

不过,等洗完澡,重返光明寂静的地面,所有胡思乱想戛然而止。

头发轻飘飘地披散在阳光中,浑身轻盈。忍不住打心眼里感慨,还洗了澡舒服啊。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