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烧脑族 > 精彩网文 > 正文
《波斯猫之谜》有栖川有栖著全文在线阅读【火村英生系列】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9-6-10 20:53:01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波斯猫之谜》有栖川有栖著全文在线阅读【火村英生系列】


  等待开膛手杰克

  1

  仿佛沙尘暴般的沙沙声响。
  不久,画面的细密沙点消失,一位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女性出现。
  “她就是鸿野摩利?”我看着荧幕。
  “是的。”斜后方传来谷邑康平僵硬的声音。
  紊乱的波状长发遮住女人左半边脸孔,右眼眨也不眨地紧盯这边。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尖削的下颚一带有类似擦伤的痕迹。
  女子——鸿野摩利——并非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被绳索牢牢地在椅背上绑了三圈,双手也被绑在背后,露出牛仔裤裤管的脚踝同样被绑在椅脚,完全无法动弹。
  我受到冲击,紧盯着画面:这是怎么回事?
  久久,她张开微厚的嘴唇:“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二日。”
  可能因为恐惧吧?声音非常低沉沙哑。
  “请在二十四日圣诞夜晚上七点前准备好一千万圆旧钞,取款方法届时会再联络。请依照该方法付款,否则我会被杀。”
  似乎是按照歹徒命令而说话的机械般声调,却让这卷录影带产生压倒性的震慑力。由于她是舞台剧演员,若是泪流满面地苦苦哀求,或许反而会被认为是在演戏,而不会受到震撼。
  突然,她的声调改变:“我知道对我们剧团而言,那是一大笔钱,但若不付钱,我一定会被杀,求求你们,赶快准备钱。”
  可能是压抑的情绪溃堤了吧?她还想倾诉什么似的张大了嘴,但却再也传达不到我们耳中。应该是拍摄者嫌她话太多而停止录影吧!荧幕画面再度回到细密沙点,简直就像鸿野摩利被录影带给吞噬掉。
  “后面什么都没有。”谷邑说。
  我将录影带快转。不是怀疑他的话,而是我必须亲眼确认至最后:“这是昨天一大早送达的?”
  这次,佐久间香苗以淡漠的声音接腔。她比摩利稍年长,大概三十二、三岁吧?举止相当优雅。
  “不是送达,正确来说应该是寄达。放在你刚才见到的褐色信封里,塞入练习场的信箱内。可能是歹徒在半夜里拿过来的吧?”
  我也记得信封上并没有贴邮票。
  三十分钟长度的录影带很快停在最后部分。正如谷邑所说,完全空白。我将录影带倒回。
  “有栖川先生,看了这个,你有什么想法?”谷邑焦躁地问。他是为了问这件事才找我来的。
  “这个嘛……”我尚未整理出头绪,回头望着皮肤白皙、有一张娃娃脸的他。乍看之下好像很纤弱,事实上,裹在深蓝色运动外套里的是饱经锻炼、有如弹簧般结实的肉体。他的眼睛挑衅似的看着我,但,也带着些许怯色。
  “如谷邑先生担心的,我也不认为是恶作剧或开玩笑,感觉上是相当急迫的重大事件。”
  “那是当然了!”原以为佐久间香苗要表示赞成,但却不是。“摩利是演员,不久将成为我们剧团的招牌女明星。我认为,以她的演技,要恶作剧根本是轻而易举!有栖川先生。”
  “又讲这种话……香苗小姐真的认为那是恶作剧?”谷邑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膝盖。
  香苗一脸无关紧要:“没错,我和团长都这么认为,只有你一个人信以为真。为了一卷恶作剧录影带而找来熟识的推理作家做鉴定未免也太轻率了些,这会造成有栖川先生的困扰呀!真是太没常识了。”
  “团长不担心吗?不担心若真是如此的话该如何是好?”
  一直沉默不语的团长——“阁楼的散步间”剧团负责人、佐久间香苗的同居人——鸣海邦彦的表情被黑色墨镜遮住,无法看清。被这么一问,始终默默抽烟的他首度开口:“这并不令人惊讶。”
  他的声音低沉响亮。只戴墨镜还好,若再加上一颗理得像灯泡的头,胆小的人假如半夜跟他一起搭电梯搞不好会闹胃痛。
  他继续说:“我不认为这是勒赎绑票,不可能。”
  佐久间香苗立刻接道:“绝对是库利的恶作剧,企图让我们困扰。你看,影片的背景是我们的道具仓库!歹徒为什么会利用这种地方拍摄勒赎的影片?这是因为她住在单身公寓,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拍摄。”
  “摩利恶作剧?不可能!今天开始的戏剧是由她主演,她不可能会自己破坏。”
  “所以,她一定是对剧团有所怀恨,内心的各种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
  “愚蠢!”
  “歹徒会在道具仓库拍摄才是愚蠢。”
  我观察三人的对话。很显然的,委托我鉴定录影带完全是谷邑康平的独断独行。
  “这并不是严重到需要报警的事。”鸣海邦彦宣示似的说,“这么做的话绝对会后悔。或许这件事并非恶作剧,而目的也不是勒赎。”
  他好像和香苗有不同的见解。
  “团长的看法又是怎样呢?”我忍不住问。
  鸣海摘下墨镜。好不容易才看出他的年纪应该是四十出头。
  他以惺忪的眼神望着我:“很简单!虽然不知道歹徒是什么人,可是,目的应该是企图破坏我们的公演吧?歹徒不希望我们今夜的戏剧上演。”
  他指着墙上的海报。
  十二月二十四日的今天与二十五日两天上演的戏剧,其内容以一百多年前在伦敦出没的连续杀人魔为主题。海报是煤气灯照射下的石砖街角,并题上鲜红的标题——

  <阁楼的散步间>圣诞节公演
  隆冬之夜的推理
  等待开膛手杰克
  于.Q空间(千里中央)

  开演时间为晚上七点。与摩利在录影带中说的现钞准备截止时间相同。
  海报旁边的时钟指着下午两点。
  “如果现在报警,演出的准备和其他一切事宜将无法进行,演出也势必要停止,所以应该以今夜的演出为优先,不是吗?好不容易找到润子代演摩利的角色……若因没报警而发生什么事,我会负全责,这样可以了吧?”
  鸣海邦彦如同严父晓谕儿子般企图说服谷邑。但是,被劝说者并未轻易屈服。
  “如果摩利有什么万一,就算团长要负全责,事情也无法挽回。不能因为没有确切证据就乐观以对。”
  “谷邑,”鸣海的语气缓和下来,“我能了解你的担心,因为这样才是所谓的同伴。我也很关心摩利,这点你应该也明白吧?”
  谷邑默默颔首。
  “但是,太迟了!若是昨天或前天,可能还会考虑拨一一〇报警,不过,到了开演前五个小时,绝对已经太迟了。到了这步田地,等今夜演出结束后再报警也一样。”
  “团长讲这种话太不负责任了。直到昨夜福本来找我商量时,我才知道这卷录影带的存在,在那之前,团长和香苗小姐一直都保密着,所以请不要说什么太迟之类的话。事实上还不迟,因为歹徒要求的时间是‘今天晚上七点前把钱准备好’,因此现在必须采取行动……”
  “没办法。像我们这种穷剧团,歹徒应该也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筹到一千万圆这么一笔巨款,因此,这绝对不是以勒赎为目的的绑票。”
  “但是,摩利行踪不明也是事实,所以向警方报案……”
  “歹徒的目的既然不是为了钱,演出结束后再应付还不迟。”
  彼此一问一答,我很难插话。既然有绑票勒赎的嫌疑,向警方报案乃是正确之举。虽然鸣海说对方要求剧团无法筹措的巨款,很明显不是为钱,而是企图破坏公演,确实也有道理。尽管如此,执意进行公演也可能激怒歹徒而危及鸿野摩利的性命,不论如何,还是报警比较妥当。
  “火村教授会怎么说呢?”眼看就快被团长的气势压倒,谷邑岔开话题。“有栖川先生已经帮忙联络了,火村教授很快就会抵达。就是我刚刚说过的那位协助警方调查,曾帮忙解决过无数疑难事件的犯罪学教授,我们应该听听他的意见才是。他大概三点左右就会到了。”
  我点点头。火村在京都的大学上完下午的一堂课后就会赶来,最晚四点前会抵达。
  “谷邑,二点半开始要按预定进行彩排!”鸣海坚决地说,“大约四点左右结束。从那时起才能和那位火村教授面谈。”
  佐久间香苗从鼻孔喷出大量空气:“真是找麻烦!竟然找来大学教授。算了,反正那位姓火村的人应该已经启程了,总不能找人家来却说没事可干,就让他看录影带好了,然后请教他的意见。但是就算那位教授是有如赫丘勒,白罗的名探(译注:Hercule Poirot,阿嘉莎·克莉丝蒂笔下的名侦探),只看那卷录影带应该也无从得知歹徒的身份和目的,谷邑。”
  “或许可以也不一定。”虽然和火村素昧平生,但谷邑仍赌气似的说。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 书名 看文)


关注NA姐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