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烧脑族 > 日常系推理 > 正文
北村薰《盘上之敌:第三部分》全文在线阅读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8-12-25 21:04:05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北村薰《盘上之敌:第三部分》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部 中盘战

第一章 白子国王展开战斗

    1

    “什么?”

    在这个节骨眼上究竟是谁想见我呢?但是警车不可能带着单纯想看热闹的人来。
    伊达接着说:“目前已经确定闯进贵府上的歹徒手上持有散弹枪。”
    “是的。”
    “事实上今天早上有一名男子被人夺枪杀害了。”
    我“嗯”了一声,唇边的肌肉变得僵硬,这就是赚到说起的命案吧。
    “他出门打猎,被人袭击,歹徒抢走的就是他的车。我们正在调查这起命案和石割有没有关系……”
    警方办案相当谨慎,除非有共犯,否则很可能是同一个歹徒的一连串行为。但是,即使警方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把握,仍会对外宣布为“可能与石割有关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伊达苦着脸:“想见你的就是那个被害人的太太。”
    “什么?”
    “认完尸,做完笔录后,她听说了这件事,她说回家之前,想和你打声招呼。她说她得替被害人这么做,做完才能回家。这个案件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办案人员和被害人家属都大受打击。她答应只和你打声招呼就好,所以我们带她过来了。请你务必听她说一下。”
    我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总觉得自己的脑袋在空转,总之,我机械性地点了点头。
    伊达走向警车,打开车门,一名看似五十多岁的妇人下了车,在冬天的马路上步履蹒跚地朝我走来,就她的年纪而言,个头算高的了。我也赶紧下车。
    她停下脚步说:“我是濑川五月。”
    现在离青翠欲滴的五月还很远。我也报上姓名,她深深鞠躬:“因为我丈夫的枪发生这种事,真的很抱歉。”
    少根筋的我这才心想:哦,原来打声招呼指的是道歉,她真了不起。在这个时候,竟然还这么考虑周全。
    “不,您家也遭遇了许多事……”
    濑川太太轻咬着嘴唇说:“我总觉得我丈夫要我过来向你道歉。”
    她既没有勉强别人接收自己的情感,也无意辩解。
    这时,我内心涌起一股十分奇特的感受,我无法清楚地说明,但最接近的说法或许可说是我们都是受害者。因为石割这名邪恶的闯入者而被拆散的夫妻,就这一点来说,我们的遭遇相同。
    濑川太太接着说:“我丈夫是在我还在睡觉的时候出门的。也许现在来说这些也没用,但是如果当时我起床和他说几句话,说不定他出发的时间就会晚几分钟,这么一来,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她的颧骨很高,看起来是个个性坚强的人,但嘴角边泄露了她的脆弱。她或许就像在看电影一样,眼底浮现了实际上和丈夫不曾有的对话,以及目送他开车离去的情景。我知道她目前由衷期盼的事,如果能够没有任何顾忌地说出口的话,濑川太太一定想这么说:“希望被当人质的夫人能够毫发无伤地被救回来。”
    这是理所当然的,不用多说。如果表达得更清楚的话,应该是这样的——希望她和你能够像以前一样,过着风平浪静的生活。
    “您丈夫是花店老板吧。”
    曾经听说过这件事,我不禁脱口而出。
    濑川太太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我也不清楚自己打算说什么,但是在说话的同时我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他应该很喜欢花吧。”
    “是的。”
    听说枪是在他去打猎的途中被抢走的,如果赚到说的是事实的话,那么他是死在冬天河边的芦苇丛中,周围无数芦苇,像无情细雨般的毫无生命的淡咖啡色垂直线,由地面逆向射往天际。
    “他遇害的那一带,一朵花都没有吧。”
    濑川太太终于明白了:“我想是的。”
    “当然,我想您应该会那么做的,但是我还是想拜托你,请多放些他喜爱的花朵吧。”
    ——要多到几乎从灵柩中满出来。
    一般应该放菊花,我不太清楚葬礼习俗,但是应该没有什么花是不能放进去的吧。家属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谢谢你。”
    “抱歉,我多嘴了。”
    “哪里,谢谢你告诉我。”
    濑川太太又低下头深深鞠了一躬,这才离开。
    她应该费了很多口舌,才让警察带她过来的吧。若是警方不肯带她过来,说不定她会硬闯。警方大概也明白这一点,如果只是和我见一面的话,还是让她如愿为好,这样不容易引起混乱。
    我们仅仅交谈了几句,但感觉却像是说了千言万语。
    在这之前,打个比方来说,我就像是被捆绑着,严重的事态压在我肩上让我沉重不堪,和濑川太太交谈后,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总之,我必须行动,时间拖得越久就会变得越复杂,这点是肯定的。
    我对伊达说:“不好意思,我想去买换洗衣物、毛毯,还有食物。而且我想告诉朋友这件事……”
    “在这附近吗?”
    我刻意假装从容地说:“是的,就在这个镇上,我马上就回来。
    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打手机联系我。”
    伊达的嘴巴抿成一条线,稍稍想了一下。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我应该形同被软禁一样吧。站在警方的立场,他们或许想事先将一颗棋子摆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但是,我的要求合情合理,我也没有想要逃走。
    再说,我也不可能逃走,至少我是被害人的丈夫,因此无论做什么也不至于会被怀疑。
    伊达十分谨慎地叮嘱我:“在能够及时赶回来的范围内,您都可以去。”
    “当然,最关心事态变化的就是我了。”
    这是实话,实话才能打动人心。
    “好吧,让警车开路吧。”
    “如果能够送我穿过看热闹的人群,那真是太感谢了。”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 书名 看文)


关注NA姐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