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烧脑族 > 中国推理 > 正文
《眼中的杀意》林斯谚著全文在线阅读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9-12-29 17:52:17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眼中的杀意》林斯谚著全文在线阅读


  一切是来得那麽突然,莉宁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便掉入恐惧的深渊。
  她两手紧拉着被褥,不断地往上提盖过下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窗外,盯着那团令她全身发抖冻寒的物体。
  与床铺平行的对墙边装设着一道开往小阳台的门,门边是一扇窗,斜对着床脚边的房门。窗帘於此刻是往两边收拢的,夜里的月光从窗外透入,形成视线中幽暗的微亮。
  在这小小的方形房间内,压迫感格外显着。
  为了避免七月的闷热,窗户是敞开着的,但透气用的纱窗紧闭;就在纱窗後,那让人心寒的“脸”,静静地注视着她。
  说“脸”不甚恰当,因为所有的脸都被黑色的长发给覆盖住了,只露出一只闪闪发亮的眼眸。如同日本鬼片中的长发女鬼似的,那张脸静止在窗外默然地注视着莉宁。
  她发不出尖叫,只能僵硬地继续躺着,用忘了眨眼的双眸回盯着那张脸;少顷,长发女鬼突然从窗外消失,留下寂静的延续。
  莉宁仍僵在床上,惊魂甫定,脑中浮现上礼拜凌晨时的画面。那时她也是被不知名的声响所弄醒,接着便发现窗口盯着她看的脸。
  而这一切,全要追溯回两个礼拜前令人发毛的夜晚,那名长发女人的第一次出现……

  □

  那是一个闷热的夜。
  莉宁一个人提着小包包,走在空旷的小路上。
  从台东的某大学毕业後,她接受了毕业等於失业的事实,徘徊於求职的回路迷宫中,度过了昏暗的两年。
  由於家庭破碎,家里无法提供支助,她只好自力更生,断断续续换了许多工作,辛苦过活。
  好不容易在今年初,她於花莲市区新建的百货公司内找到了一份工作,负责贩售旅行皮箱。
  她是晚班人员,下班时都已经是十点多了,回家後洗过澡便立即上床,因为隔天还有在餐厅服务的工作,不能熬夜。
  莉宁租的房间离市区不远,租价便宜,整栋楼的房间都是租给社会人士,男女不限。她花了不少时间与力气才找到这栋离上班地点近、价格又不会太离谱的房子,也顾不得里头的房客龙蛇混杂。
  之前为了急用,她把机车给卖了,反正住的地方离市区近,只要步行就可以了。不过严格说来,所谓近,是指直线距离而言,若沿着大马路走的话,必须绕一圈才能到达市区,没有交通工具的话十分费时;但莉宁看中的就是这栋房子的背面,是一片荒芜的田埂与林地,只要直线穿越这片废地,便可以从小岔路出去,到达通往市区的大马路。
  这便是她每天往返的路线。
  晚间过十点,莉宁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昏暗的小路上行走;头十分疼痛,已经痛了好几天了。这时心中涌生一股酸苦。
  说实在的,她相当不喜欢这条路线,毫无人迹、黑暗、让人恐惧、容易发生危险;她总是提心吊胆,用最快的速度穿越这片犹如死城般的林地。穿越的当时,便埋怨起自己的人生为何过得这麽辛苦,就跟黑夜一般了无光泽。
  眼前除了黑压压的林木与田园,偶尔还会出现几栋颓圮的木屋,若隐若现在林间,但她从来不会多看一眼,总是快步疾行,片刻不停留。
  藉着月光与远处的灯光,她勉强能辨认小路的轮廓;在她的提包里随时都放着一支手电筒,万一没有光源,便可以拿出来应急。
  过着这样的生活,竟也持续了半年;对於黑暗的返家路线所生的恐惧,她最後也麻痹了。
  脑中想着今天上班时间於人群中所瞥见的俊男,她不自觉地陶醉了起来;同一时间,眼角捕捉到前方地上的角落,闪现了游丝般的光晕。
  ──奇怪,这里为什麽会有光?
  就她所知,这片废地是无人居住的,仅有的几间木屋都是废弃的建筑。
  她往前走,朝光的方向望去,一时之间,遏止不住心中的恐惧。
  光的来源是右边的林地间,隐藏在枝叶茂密的树丛中的是一间木造平房;面对莉宁的一扇窗上透出了人影,那人影,是一名长发女子的身形。
  女子以侧身面对窗户,微微低着头不知在注视着什麽,弥漫着哀戚感;或许是光线不强的缘故,整个侧影轻飘飘的,神似鬼魂。
  也不知道是太有勇气,还是因惊吓过度而全身僵硬,莉宁没有拔腿狂奔,而是呆立在原地。
  盯了有五分钟,她才快速奔跑离开现场,感受到心中酝酿的恐惧爆发。
  回到房间後,连澡也没洗,直接躲入被窝中,脑海不断重复播放长发女子的影像;头愈发痛了起来,躺了好久才入睡。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 书名 看文)


关注NA姐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