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烧脑族 > 精彩网文 > 正文
绫辻行人《黑猫馆手记:序幕》全文在线阅读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8-10-29 19:20:13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绫辻行人《黑猫馆手记:序幕》全文在线阅读


  鲇田冬马 黑猫馆的管理员(60岁)
  风间裕己 黑猫馆现主人的儿子,M大学的学生,“赛壬” 摇滚乐队的吉他手。(22岁)
  冰川隼人 风间裕己的表哥, 大学的研究生,“赛壬”摇滚乐队 的钢琴手。(23岁)
  木之内晋 风间裕己的朋友,“赛壬”摇滚乐队的鼓手。(22岁)
  麻生谦二郎 “赛壬”摇滚乐队的贝司手(21岁)
  椿本雷纳 旅行者(25岁)

  (括号内是以上人物在1989年8月时的实足年龄)

  天羽辰也 黑猫馆的原主人,原是H大学的副教授,生死不详。
  理沙子 天羽辰也的养女,生死不详。
  神代舜之介 天羽辰也的朋友,原是T大学的教授。(70岁)
  橘照子 天羽辰也的原同事, H大学的教授。(63岁)
  江南孝明 稀谭社编辑(25岁)
  鹿谷门实 推理作家(41岁)

  (括号内是以上人物在1990年6月时的实足年龄)
 
序幕
 
  ——一九九○年七月八日(星期日)
  北海道 阿寒地区——

  三人站在门口,大雾从他们身后广阔的针枞林里弥漫过来,仿佛早就等候着那一瞬间了。江南孝明觉得有点冷,不禁搓搓露在短袖衬衫外面的胳膊,转过身来。
  前面几米远的地方,停放着三人乘坐的小车,似乎堵住了狭窄林间小路的一大半。灰色车身早已消失在白茫茫的大雾里。
  “这雾可真大呀。”站在江南前面几步远,穿着浅绿夹克的高个男人嘟囔着。
  “哎呀。我觉得这大雾好像是从钏路追过来的。”说话的是推理作家鹿谷门实。他还是瘦骨嶙峋,身体看起来细长无比。他一边摸着自己那稍稍鬈曲、柔软的头发,一边摘下黑色墨镜,观察着另一个站在旁边的男人。
  “怎么样? 鲇田先生。有没有想起什么来?”
  “这个……”那男人歪着脖子,抬头看看眼前的大门,闭着嘴巴,支吾一阵后,终于开口了,但声音听上去没什么信心,“我觉得很眼熟。”
  他叫鲇田冬马。身体单薄瘦弱,背还有点驼,所以显得非常老。年纪不过60左右,但举止行为已经完全是老态龙钟了。秃头上戴着无檐的茶色帽子,左眼上有眼罩。左半边脸上,从眼罩四周,到脸颊、下巴,有一大块烧伤的疤痕,令人惨不忍睹。
  跟随着老人的视线,江南望着大门。
  门看上去很高。暗褐色的石门柱竖立在那里,仿佛是从地面杂草丛中生长出的老树干。大门上没有门牌,好像本来就没有似的。青铜的格子门破旧不堪。两侧的青铜栅栏,将庭院和周围的森林分隔开。
  大雾无声地穿过大门的格子间隙,涌进来。刚才下车时,还依稀可见大门对面的建筑物,而现在,那些建筑早就消失在白色的帷幕中。
  门的接口处缠绕着黑色的铁链,上面挂着锁头,看起来还蛮结实。鹿谷走上前,两只手抓住铁架子晃晃,大门纹丝不动。
  “鹿谷君,你看那边。”江南指指大门的左边,“看!那里有便门。”
  “哎?嘿!真的。”
  大门另一头的便门处,从里面挂出个构造简单的插销锁。只要将手伸进门格缝隙,就很容易打开。应该说他们还是比较幸运。如果只是鹿谷和江南两个人的话,或许可以从门上爬过去,或者采用其他什么办法,但同行的鲇田老人可无法像他们那样上蹿下跳。
  “进去吧,江南君。”鹿谷打开门,回头看看二人,“鲇田先生,进去吧。”挎着和夹克同样颜色的挎包,鹿谷率先穿过狭窄蹬便门。
  鲇田右手拄着茶色拐棍,撑着身体,跟在后头。江南走在最后边。

  在白色大雾的笼罩下,三人蹑首蹑脚地往前走。四面八方传来林中野鸟的叫声。已是7月初的正午时分,但气温依然没有升高。江南觉得凉飕飕的,又搓搓胳膊,他真后悔将毛衣放在车里,没拿出来。
  虽然视线被浓雾阻隔,无法看得真切,但宅子的前院好像相当宽敞。随处都能看见绿叶繁茂的树木。大小和高度形形色色,有不足一米的,也有三四米的。
  “你看!江南君。”鹿谷靠近一棵树,看看枝叶,“这是卫矛。好像很久没有修剪过了,但仔细看看,会发现里面的卫矛上还留有修枝的痕迹。”
  “修枝?”         
  “就是定期剪落树枝,使其具有一定的形态。那就是个证明。你看,这棵树是什么形状?”
  “是……”江南瞪着那棵树,支吾着。
  江南想起在那本“手记”中有这样一段记叙:

  过去,栽种在宅子前院的树木被修剪成各种各样的动物形状。或许是被风中的白雾所眩惑,定睛一看,竟然觉得那黑影的形状还真像个大猫。

  当然,“黑猫馆”的名字也对江南当时的心理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鹿谷一本正经地摸着尖下巴,踩着没脚的杂草,扭过身。
  鲇田老人站在旁边,脖子不停地扭来扭去,环视着四周。至少在去年9月之前,他应该还是这宅子的管理员。丧失记忆的他正拼命努力着,想在脑海里找到一些往日的片段……
  或许是大雾的干扰,让人失去了应有的感觉。红砖小路横穿破败的前院,直通到建筑物前面。就这么一段路,江南觉得竟有好几百米远。
  “总算到了。”鹿谷感慨万千,“这就是黑猫馆吗?”
  灰蒙蒙的墙壁上排列着长方形的小窗。屋顶陡急,呈人字形。看上去,这栋两层小楼也没有什么怪异之处,但是其位于北海道人迹罕至的森林中,这本身就足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且,一想到这楼是二十年前,那个叫中村青司的人设计的;一想到去年夏天,就是在这个房子里,发生了“手记”中所记叙的事件,江南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那个风向猫在什么地方呀?”鹿谷踮起瘦高的身躯,抬头看着屋顶。江南也效仿他,抬起头,看看屋顶,但是没有找到风向猫。
  “在那里。”鲇田老人举起拄着拐棍的胳膊,“在那个边上,看见没有?”
  顺着他指示的方向看过去,在正右面的边上——只有那边的屋顶呈梯形,在那里的最高处,能看到个灰蒙蒙的影子,亦真亦幻。一般的房屋上都有鸡状的风向标,而这个屋顶上却取而代之地安装了其他的动物模型。虽然由于浓雾阻隔,看起来朦胧不清,但那个风向标的外形的确不像是鸡。
  “是那个?……”
  一时间,鹿谷看着屋顶,叉着双手,一动不动。很快,略微歪歪头,低声嘟哝着什么。紧接着,扭过身,冲着鲇田老人说道:“那,我们就进去吧。”
  “门可是锁着的。”          
  江南有点担心。鹿谷耸耸肩:“那就想办法呗。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总不能空手而回吧?”
  “那,那是当然。”
  一阵大风掠过,刮得庭院中的树木哗哗直响。弥漫在身边的大雾终于散去,很快,头顶的阳光便普照在地面上。
  “好了,我们进去吧!”
  鹿谷高声叫嚷着,朝着刚刚映照在阳光下的黑猫馆的玄关走去。江南再次瞥了眼屋顶上那发出细响、不断改变方向的风向猫,和鲇田老人一起跟了进去。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