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烧脑族 > 日常系推理 > 正文
《都是圣诞老人的错》若竹七海著全文在线阅读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9-5-8 22:06:34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都是圣诞老人的错》若竹七海著全文在线阅读


  体温烘热的棉被愉快的梦中残像。 
  我睁眼,发现房间还是漆黑,朦胧的脑海忽然在想:我为何醒过来呢? 
  明天不必工作,可以尽情地贪睡,所以昨夜我读着约翰·R·梭罗的书至深夜,比平常晚两个钟头才熄灯。我拿起枕边的闹钟,转动脖子确定时刻,是凌晨四时十三分。
  真是的!我把毛毯拉高至脖子,裹紧全身,闭上眼。 
  “我说过,别开玩笑了!”尖锐的声音划破黑暗。  
  我眨眨眼。声音是从外面传来。 
  “你也是堂堂的市民吧!今天是假日,没有回收垃圾,这儿不是写得清清楚楚吗?难道你不识字?”声音的主人是住在前面第二家的铃木太太。她的声音在大白天就已经很令人头痛了,在这样的时间里不仅让人头痛,还忍不住感到全身发冷。再听到低声反驳的女性声音,我咂咂舌,重新坐起,在睡衣外套上运动衣和夹克,蹑手蹑足地下楼梯,打幵玄关门。隔着马路,对面公寓前可见到路灯照出的两道人影。 
  “在这种时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争吵呢?” 我忍住呵欠,问着。
  人影回头。稍胖的是铃木太太,而在寒冷中发抖、忍受铃木太太恶斥讽刺的则是约莫两星期前才搬进公寓的中国留学生任美铃。 
  “啊,原来是松江小姐家的。”铃木太太一副“我就代表正义”的表情,回头说,“这女孩居然趁这种时间把垃圾拿出来了!这里明明写着这么大的字说今天不是回收垃圾之日。”
  “是吗?”我极力保持冷静,“你这样注意环境卫生真的很辛苦,但是,铃木太太,现在天还未亮呢!在这里大声吵闹,会让人无法睡觉的。而且,美铃小姐对日文还看不太懂,明天我会向她说明日本的垃圾回收处理系统,今天能否就这样算了?” 
  “这女孩不是日本人吗?难怪她不会遵守社会法则了!” 
  我生生咽下几乎脱口而出的话:难道妨碍他人安眠就是遵守社会法则?  
  “反正,现在邻居们都还在熟睡,铃木太太,请你也把声调压低一些吧!美铃小姐,今天不能拿垃圾出来,把垃圾带回去,好吗?” 
  “为什么?也有别人拿垃圾出来的。我就是看到,才以为能够拿出来。”美铃眼眶里含着泪珠,指着电线杆旁的垃圾袋。 
  大概是公寓的其他住户,譬如在大学念哲学的丰川,或是新晋化妆艺术家岛田拿出来的吧?    我能体会美铃那种只有自己被责备的气愤心情,何是,现泎是隆冬的拂晓时刻,我不可能连她也安慰吧?明明就这样退一步即可,她却还是那么顽固,这让我生气得咬紧下膊,尽可能平心静气地说:“这边的垃圾铃木太太会送回去给拿出来的人,对不,铃木太太?”   
  “我当然会这么做!我知道,一定是岛田拿出来的。”  
  突然,我们头顶上方的窗户打开!,岛田本人探头出来。“死老太婆,你太啰嗦了!如果是正常人,谁都不会在睡觉时间大呼小叫的,老太婆,别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模样!”   
  “什么?就是有像你这种没有正常职业的不男不女的人存在,日本才会这么乱糟糟。如果有什么不满,何不好好地照规矩丢垃圾?” 
  “死老太婆,我偏不管,你又能怎样?” 
  岛田是戴着耳机、把音量开至最大声地在自己房里听摇滚乐,因此,他的声调也不逊于铃木太太。 
  我看到各家窗户都亮起了灯光,只好死心地耸耸肩,转身向后。在这种冻死人的十二月天,何必自找麻烦呢?如果继续陪这些人耗下去,真的要感冒了。 
  我——村崎冬子成为松江银子的室友转眼也已经半年了。说室友是好听,事实上生活费是银子支付,我只负责全部家事。依居间拉拢我们的朋友彦坂复见的说法,正好是如鱼得水。 
  我们的……不,应该说是银子的家,位于距京王线柴崎车站步行十五分钟处。一楼是十五张榻榻米大的客厅和卫浴设备,二楼是两间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是已经有二十五年历史的建筑物,或许因为这样,鞋柜上经常见到身体透明、露出白牙的老婆婆(可能就是俗谓的“幽灵”)出没。
  但至少是独门独户的建筑物,在这儿生活我觉得非常愉快。
  不过,也并非毫无问题存在。这个家最大的缺点并不是鞋柜上的老婆婆,而是邻居铃木太太。我们的房子所在的区段,北侧几乎全是田地,一般住家有七户,再加上一栋公寓有六户,亦即全部只住了十三户人家。 
  最初邻居们相处很和谐,可自从一年前铃木一家人搬来,且被推选为邻长后,情况就开始变得古怪了。
  铃木家除了夫妻俩以外,只有一个补习两年仍未考上大学的儿子。铃木先生是位老好人,头已秃,但铃木太太或许是太闲了,充分燃烧热情于邻长的职权上。首先,她以区域中心的马路维持干净为目标,连掉一根小树枝或一片叶子都不行。 
  等到各个家庭虽然背地里发牢骚,却都将自己分配到的马路随时打扫干净后,她接下来全力推行的就是垃圾分类。独自生活的公寓住户最严重,但即使是一般住户也差不多,反正目前居住于都会区的住户对垃圾分类皆不是很热心。就算本来打算分类,时日一久也会嫌麻烦,把可燃垃圾混入不可燃垃圾之中。另外,也有早上晚起的人会在夜间就把垃圾拿出。
  对此,铃木太太可说是尽全力取缔。当然,如果只是口头上提醒还好,毕竟随便拿出垃圾乃是大家皆不认同的行为,挨骂两句也是不得已,就算对方以认定自己是“不良国民”的口气数落会令人产生反感,至少铃木太太还站得住八分理。 
  可是,在垃圾车前来回收之前,打开垃圾袋确认里面的东西,那就令人无法忍受了,更何况,她还四处告知别人垃圾中有哪些东西,这样一来当然没有人会认同。 
  “我们幸好没受到影响。”我把巧克力蛋糕置于美铃和银子面前,“但是,隔壁的逸见先生把成药的空盒丢掉,被她四处广播呢!”
  “成药?” 
  “是的,就是壮阳药,你懂吗?” 
  “我知道。”美铃很好笑似的掩嘴。 
  “可是,事实上那并非壮阳药,是铃木太太搞错了。但谣言愈传愈厉害,再更正也没有用了。还有,转角的菊池家的垃圾袋内有色情杂志,更是轰动一时哩!差点引起菊池夫妻闹家庭革命——其实那是丰川丢掉之物。”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 书名 看文)


关注NA姐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