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烧脑族 > 精彩网文 > 正文
天下霸唱《河神·鬼水怪谈》 第十九章:粮房胡同凶宅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8-3-29 20:29:32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天下霸唱《河神·鬼水怪谈》 

第十九章:粮房胡同凶宅

一九五八年持续的干旱,几个月不见半个雨点,海河旱得都快见底了,事有凑巧,直到阴历七月十六,在三义庙和王串场先后挖出两具干尸,不知是不是旱魃,反正下起了大雨,挖河防汛的活儿全停了,郭师傅让丁卯去找张半仙、李大愣,正好媳妇不在家,他包饺子备酒,想等那哥儿仨一同吃饺子喝酒,再商量凶宅取宝的事情。

自打家里进了狐狸,灶台上的年画被毁,郭师傅心里不踏实,他前两天又请人画了张灶王爷,包完饺子贴在灶台上,倒不是为了风水迷信,家里没有灶王爷的年画,总觉得少点什么。

张半仙听说吃饺子,很快就到了,二人坐在灶台前闲聊。

郭师傅没提粮房胡同凶宅,他要等丁卯和李大愣到了,煮上饺子再说正事。

张半仙一眼瞥见灶王爷年画,心下一惊,额头上见了冷汗,问郭师傅:“灶王爷怎么变样了?”

郭师傅说:“不是旧画,以前那张贴得年头太久破损了,刚换上去一张,不值得大惊小怪。”

张半仙说:“郭爷,你可知每年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前后一共走多少天?”

郭师傅说:“这你可问不住我,住平房的哪家灶台上不贴年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灶王爷我也熟,每年腊月二十三上天,大年三十儿回家,来回七八天,不定是七天还是八天,因为年有大年小年,小年走七天,大年走八天。”

张半仙说:“你看你也知道,请灶王爷得按日子不是,不到大年三十儿帖灶神犯忌讳,你的饭碗要砸。”

郭师傅说:“我不过是个捞河漂子的,整天跟浮尸打交到,这样的饭碗砸了也不可惜。”

张半仙说:“砸了饭碗也还罢了,犯不上为这个发愁,可另有一个大忌讳,郭爷我再问你,灶王爷上天,走前门还是走后门?”

郭师傅说:“半仙你问得太歪,可把我问住了,我哪知道灶王爷走前门还是走后门。”

张半仙说:“我问的可不歪,本儿上有。”

郭师傅说:“这话也有本儿?那你说说,灶王爷走前门走后门?”

张半仙说:“灶王爷哪个门也不走,皆因门有门神,前门是怀抱双锏的秦琼秦叔宝,后门是手执铜鞭的尉迟敬德,既然有有前后门神守着,那就不是灶王爷走的路,灶王爷钻灶膛,一把火化青烟,顺着烟道上天。”

郭师傅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像这些乱七八糟的,没人论得过张半仙,可灶王爷走不走门,跟我有何想干?”

张半仙说:“灶王爷走的是烟道,画中神像应当正对烟道,你却把年画贴歪了,这不是撞了灶神的头吗?”

郭师傅听张半仙说完,看看那张画,是有些偏,闹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讲儿,但一定不是好兆头。

张半仙刚才已看出不祥之兆,又问郭师傅是什么时辰贴的年画,他脚踏八卦,看明白方位,闭上眼掐指一算,不觉“哎呦”一声。

郭师傅和张半仙正说年画贴得不好,凡是出乎常理,都不是好兆头。

话未落地,丁卯跑回来告诉郭师傅:“李大愣出事了!”

李大愣解放之后一度到火车站干搬运,去年又去当了盐丁,在宁河煮盐,那个活儿不累,挣的却不少,煮完海盐装进麻袋,放到大车里运走,出盐的地方当然是盐碱地,不下雨还好,让大雨浸泡,地面就成了年糕,踩上去一步一陷,当天有装盐包的大车陷在泥里,李大愣和五六个人在后边推,怎么也推不动,众人一叫劲,想把车推出泥坑,哪知车轴断了,大车往后压下来,李大愣见势不好,他想要躲开,可是两脚陷在泥中拔不出,直接被车轮碾过,死于非命。

常言道“风云可测,生死难料”,郭师傅和张半仙听说此事,半晌没回过神儿来,这些年哥儿几个在一块,那是多好的交情,李大愣活人一个,怎么说没就没了?

三人嗟叹不已,李大愣是个光棍,没家没口,只能偷着在三节两供,多给他烧些纸钱。

当天晚上,郭师傅等人没心思吃饺子,各自低头喝闷酒,但粮房胡同凶宅的东西也不是小事,如今没了李大愣,他们三个也不得不做。

郭师傅就着冷酒,说出前因后果,白记棺材铺掌柜的在庚子年拆天津城之时,捡城砖盖房,据说在屋里藏了一个很值钱的东西,但是过了几十年之久,包括白家的后人白四虎在内,谁也找不出这屋里的东西,从上到下刨地三尺,四面墙全找遍了,没有出奇的东西,白四虎刨锛打劫,害了许多条人命,一九五四年被捕枪毙,从他家中搜出一具女尸,用大盐腌住,在屋子里放了十年,竟然没有腐烂发臭,从此人们都说那是一处凶宅,可是凶宅中的女尸,并非白家祖辈放在屋里的东西,这些年到凶宅盗宝的贼人也不少,谁都没能得手,前不久,有个不务正业的大乌豆,此人贪心不足,深更半夜到粮房胡同凶宅走了一趟,由于他身上背了人命,两手空空而回,刚到家就被公安逮住了,据此人招供,他在粮房胡同凶宅中见到一对眼,有茶盘子大小,但是经人查看,屋里确实没东西,要么是大乌豆做贼心虚看错了,要么是他胡言乱语,总之是没人相信。

但是到得今天,郭师傅也信了此事,很可能是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年久为怪,有了道行,往后会引来大水,这么离奇的事,官不管,民不管,跟谁说谁也不会信,那就只有郭师傅、丁卯、张半仙他们三个人去做。

张半仙说:“郭爷,不是我给你泼冷水,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有上应龙蛇之变,不下万年道行,凭咱们哥儿仨,怎么对付得了它?”

郭师傅从炕底下掏出那几根棺材钉,说道:“难就难在不知那东西在哪,只要是找出来,我能让它永世不得翻身。”

张半仙沉吟半晌,说道:“既然有郭爷你这句话,我帮你找出躲在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

阴雨连绵,从白天下到深夜,三个人只顾说话,到半夜还没吃饭,肚子里都打上鼓了,丁卯去把凉饺子热了一热,三人胡乱吃了几个,打点精神,合计怎么找出凶宅里的东西。

张半仙说:“粮房胡同凶宅只有一怪,怪就怪在传言凶宅有宝,却没人找得到,听说刨锛打劫的白四虎脑子不好,白家祖上如何在屋子里埋宝,到白四虎这辈儿失传了,也或许根本没传下来。”

丁卯说:“与其在这里空口说白话,不如我去粮房胡同走一趟,我这眼尖,没准能看出些蛛丝马迹,顺藤摸瓜查他个水落实出。”

郭师傅摇头道:“去凶宅取宝的人都这么想,可是粮房胡同那两间屋子,只差揭顶扒墙了,该看的全有人看过了,该找的也全有人找过了,我等不知底细,再去多少趟也是枉然。”

张半仙说:“郭爷丁爷,你们想想,粮房胡同凶宅是白记棺材铺老掌柜的房子,我想棺材铺的生意虽然赚钱,到底不是老八大家那等巨富,再说天津卫老八大家尚且没有传世重宝,他一个卖棺材的买卖人家里,又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郭师傅说:“棺材铺无非是卖寿材的,与别的买卖铺户没什么两样,要赶上死人多的年头,卖棺材的也能发财,不过棺材铺有钱是有钱,有什么宝那可难说了。”

丁卯说:“庚子年拆天津城,棺材铺掌柜捡城砖盖的房,听老辈儿人所言,城砖可是一宝。”

张半仙说:“不然,城砖块大,又不易裂,用来盖房比普通的窑砖好得多,发大水也冲不倒,所以民间说城砖为宝,那也不过是个比喻,岂是重宝?”

丁卯说:“我实在想不出了,如果是个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即使将粮房胡同的房屋全拆了也是白费力气,怎么会有这么邪门儿的事?”

张半仙仰面苦思,自言自语地说:“白记棺材铺老掌柜家里能有什么宝?粮房胡同凶宅是空屋,那东西又不在别处,明明在那屋里,可是摆在眼皮子底下也没人看得出来,它会是个什么东西?”

郭师傅沉稳老道,虽是水上公安,他这辈子可也破过不少奇案,经验特别丰富,丁卯精明干练,向来是郭师傅的得力帮手,加上个一肚子馊主意,号称无所不知的张半仙,他们仨人凑一块,也顶得过半个诸葛亮了,可从半夜想到天亮,怎么想都是钻进死胡同,郭师傅觉得张半仙话里有话,他知道此人心眼儿多,好像知道些什么,却担心泄露天机,揣着明白装糊涂,如果张半仙不把窗户纸捅破,那一番话说了也等于没说。

郭师傅心想:“赶在闹大水之前,找出粮房胡同凶宅的东西就是,今年大旱,到阴历七月之后,汛期已过,虽然下了雨,却不会再有洪水,来日方长,也不争这一时。”他打算过第几天去找张半仙问个明白,却忘了张半仙看见灶王爷年画说出的兆头——要丢饭碗。

当时有人往上边揭发,说社会上很多无中生有的谣言,都是从郭师傅身上而来,影响极为不好,好在有老梁替他说好话,但是也不让郭师傅和丁卯再当水上公安了,丁卯被调去南洼,郭师傅则发到盘山看守水库,其实在水上公安做临时工打捞浮尸这种差事,不是什么好活儿,水里泡得肿胀的腐尸,恶臭难闻,一向没人愿意干,虽然说可以积阴德,尘世上却只见活人受罪,何曾有死鬼带枷?

相比之下,守水库轻松得多,只是那地方偏僻,条件艰苦,吃不上喝不上,大山里的水库周围人迹罕至,要去附近的村子至少走二十里山路,十天半个月不见一个人来,守水库主要是看着不让当地村民们来捉鱼,郭师傅干了半辈子水上公安,没想到突然不让他干了,来到盘山水库,不过天下的事,往往是吉凶相伴,福祸相依,单看盘山水库,到底是不比在天津卫做水上公安,可从长远一看,一九五九年开始进入了三年困难时期,全国上下节粮度荒,人们吃不饱饭,掉在马路上的烂菜叶子都让人捡去吃了,他那几年多亏是在盘山水库,水库里有鱼,山上长黄蓿,是种能吃的东西,别管怎么说,至少没挨饿,郭师傅知道人们饿急眼了,所以看到村民到水库偷鱼,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忍去管,为此没少背黑锅,到后来水库里的鱼都让人吃没了。

郭师傅开始还不放心粮房胡同凶宅,但是接下来的几年,饭都吃不饱,他要守着水库不能离开,而且干旱多雨水少,没有要发大水的迹象,他以为自己想得太多,那屋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渐渐将此事放松下来,也不知后来粮房胡同凶宅拆是没拆。

咱们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简短节说吧,过了节粮度荒那几年,到一九六三年,那是发大水的一年,一九六三年闹大水,是自从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几次洪水之一,为两三百年一遇,这一年的夏天,气候反常,伏天平均气温高达四十度,雷雨频繁,从河南等地飞来大量的蝗虫,引来铺天盖地的麻雀,蝗虫实在太多了,天都变成了黄乎乎的,还出现了“鱼翻坑”的迹象,河面上经常浮着一层翻出白肚的死鱼,以往认为“河有雾、鱼翻坑、鸡鸣夜、犬吠云”,说白了是“狗对着天上的云狂叫,公鸡半夜三更打鸣,河水莫名其妙变浑浊,大量死鱼浮出水面”,全都是大地震的前兆,有一定的道理,但并非绝对准确,咱们就拿“鱼翻坑”来说,未必是地震的前兆,那也许是别的原因。

一九六三年天津卫海河里出现了许多死鱼,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事情,使得人心惶惶,上边想找个有经验的人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把郭师傅调回来,再次到水上公安当个临时工,家属还留在盘山水库,郭师傅心说你们这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可海河里出了事,他也不能不管,突然出现那么多死鱼,一不是河水有变,二不是有人炸鱼,想来是河里有了不该有的东西。

一九六三年的海河中,连续出现大量死鱼,郭师傅在盘山水库见到过类似的事情,一定是进来外来的怪鱼,但是海河几十公里长,水深河宽,支流众多,想要查明真相,又谈何容易?

郭师傅正为此事发愁,解放桥下淹死了一个人,他急忙过去,这一年雨水大,各条河道的水位往上涨,天也热得厉害,马路上跟蒸笼似的,有个半大小子叫二子,十二三岁,长得黑不溜秋,头上剃个半秃不秃的二茬儿,每年都到解放桥下游野泳,水性出奇的好,跳水扎猛子谁也比不过他,非常熟悉桥下的河道,他出去游野泳,家里从来不担心,这天不知是怎么了,下学之后跟几个同伴到了解放桥,那时候游野泳,没有人穿游泳裤衩,大人们穿个大裤衩子,半大小子们一律光屁股,几个孩子跳进河里,游得正痛快,忽然发现二子在河里折跟头,起初还以为是他又在耍什么绝招,可看那情形不对,不大一会儿,脸朝下浮在河面上不动了,大伙慌了神儿,七手八脚将二子拖到河边,再看早已气绝,肚子鼓鼓着,好像是在河里呛死的。

家人抚尸大哭,在这一带游野泳的人围过来看,那些人大多认识二子,知道这小子水性不错,怎么不明不白的淹死了?

这时候郭师傅也到了,见这孩子挺尸在地,屁股后边有血,他用手在肚子上一按,死尸口鼻往外冒水,河水混着血水,按了没几下,死尸吐出一条黑乎乎的东西,半似鱼半似蛇,全身溜滑,劲儿大得惊人,大小伙子在地上竟按他不住,郭师傅认得此鱼,叫做雀鳝,是性情凶猛的淡水鱼,海河里从古未见,今年雨水多,前些天发了两次水,或许是那时候有雀鳝混进海河,河里的鱼都让它们咬死了,二子下河游泳,让雀鳝钻进了肚子,这东西比泥鳅钻得还快,肚子里进了活物,水性再好也难活命,逮住一条两条只怕不能根除,还好此鱼过不去一冬,明年这时候就没了,要想在这之前除掉,只能下绝户网,郭师傅指了几个地方,让人们多下绝户网,海河水系以外的鱼入侵,解放前也曾有过,不足为患,真正让他感到不安的是海河水位涨得太高了,如果再有持续的暴雨,城里的平房全得让大水淹没,郭师傅抬头看看天,阴沉沉的好似憋着场大雨,鸟群乌泱乌泱的从头顶上飞过,此时传来消息,说是传下了紧急通知,让河边的住户立刻疏散。

一九六三年八月连降暴雨,海河五大支流同时上涨,发生了几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各个水库倒坝,天津卫外围已是一片汪洋,无数村子遭受了灭顶之灾,浪涌高达几米,第一波洪峰即将到来,来得又快又猛,天津城的形势危如累卵,市委下发了全体总动员的命令,以当地民兵公安各个机关单位为主,人不分男女,同上大堤防汛。

当天的动员令发布下来,马路上很快就没人了,老人和孩子去高地避难,其余的人俩人一副扁担一个筐,全往大堤方向跑,按计划是挑土往堤坝上填,那条大堤长达三百多公里,让洪水冲破一个口子天津城就完了,虽然是年年加固,之前可没遇到过这么大的洪峰,规模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

当时的水上公安,全是郭师傅带过的徒弟,他们跟着人流上了大堤,但见黑压压的人头,人山人海不见边际,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这还不得有几十万人?这么多人,哪个单位的都有,有整个单位一同过来,那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体力不同,有人跑得快先到了,有人跑得慢还没到,也有听到动员令自己跑来的,不知道该听谁指挥,面临如此大灾,人人自危,大堤上你推我挤乱成了一团。

很多人认识郭师傅,大伙都说:“郭师傅是河神,咱们别乱,全听郭师傅的。”

郭师傅看这阵势太大了,他也指挥不来,可这么多人都等他说话,没法推脱,好在他吃寻河队这碗饭,对堤坝如何防洪是熟门熟路,他说大堤挡洪水是越高越好,咱们分三队,第一队到堤后取土,第二队运到堤上,第三队加高大堤。

众人轰然答应,立刻忙活儿起来,开始取土固堤,不过三百多公里的大堤,来了不下几十万人,郭师傅能带动的只是一小片,其余各处仍是乱哄哄的,又下起了大雨,人们冒着滂沱的大雨,在泥泞的大堤上更是混乱,在这个紧要关头,十万驻军跑步赶到了大堤,军队训练有素,有组织有纪律,以连为单位,分头到各处抢险,部队一到,乱纷纷的人群立刻有了主心鼓儿,从混乱中稳定下来,跟着军队搬土运石,天上好似漏了窟窿,倾盆大雨哗哗地下个不停,白昼如夜,面对面说话都听不到。

人们身上全湿透了,鞋子掉了顾不上捡,衣服和肩膀让扁担磨破了,也顾不得理会,跌倒了再爬起来,很多人脱力昏倒,被抬下去,过会儿明白过来,又跑回堤坝干活儿,风雨交做,四周全是黑茫茫的,忽然大堤下的水花翻滚,有无数耗子蹿上大堤,没命似的在人们脚低下跑过,多到一落脚就会踩到一只。

郭师傅抬眼望去,只见远处有白线一道,正在迅速逼近防汛大堤,心知是水头到了,水头就是洪峰,白线越变越宽,转眼间洪波卷至,水头重重撞到长堤上,人们觉得脚下震颤,堤坝裂开了好几条口子。

众人尽皆失色,但见洪峰来势凶猛,谁也不敢怠慢,军民人等舍生忘死,堵住了大堤上的多处裂口,直到天黑,总算是顶住了第一波洪峰,五六十万人个个累得不成样子,拿雨衣在身上一裹,倒在堤坝上便睡,不一会儿鼾声连成了一片,有的人睡过去就再也没能醒转,有的人睡醒了睁眼一看吓一跳,大堤上不仅是人,还有数不清的老鼠、青蛙、蛇,这些东西出于本能,也在洪水到来之时,逃往高处躲避,出现了人与蛇鼠共眠的罕见景象。

一九六三年八月,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围困天津城,几十万军民舍生忘死,拼命挡住了第一波洪峰,郭师傅跟其余军民在堤坝上,连续一天一夜对对防洪堤进行加固,死活守住了大堤,又接到命令先不能撤,因为还有更大的第二波洪峰,堤坝的损毁情况非常严重,即便第二波洪峰跟之前的规模相同,到处开裂的长堤也难以承受,何况是势头更大,虽然在上游决口分洪,但是没起太大作用,形势极为严峻。

这天傍晚,大雨刚停,郭师傅吃过后方送来的饭,坐在大堤上歇口气,不过是下午五六点钟,却看那天色黑得吓人,估计第二波洪峰明天一早会到,他忽然想起粮房胡同凶宅之事,那几根棺材钉,他始终揣在身上,心想:“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应龙蛇之变,当年巡河队的老师傅留下话来,不将此怪除掉,还得招来有更大的水头,不去那凶宅中看个明白,到底是不能放心。”

郭师傅趁着雨住,找他徒弟要了辆自行车,也没说去哪,挂上手电筒,下了河堤一路往北宁公园而去,大堤挡住了外围的洪峰,天津城里的河道也在涨水,地势低的地方齐腰深,得推着车过去,马路上没电,路灯全是黑的,人都撤到高处去了,到宁园附近,看各家关门闭户,屋里没有一个人,简直像是进了空城。

他想连夜到粮房胡同凶宅里看看,天亮前再赶回大堤,别落个临阵脱逃的名声。

前几年北宁公园扩湖,准备拆除粮房胡同的民房,一条胡同拆去了多半,随后开始节粮度荒,扩湖的活儿便停了,粮房胡同拆剩一半的房子,仍和当年一样没人动过,他找到白四虎住过的两间屋子,胡同里没有住户也没有灯光,天上黑云如山,两间破屋的门窗都没了,屋里屋外漆黑一团,死气沉沉的,连只蚊子都没有。

郭师傅打亮手电筒,将那几根棺材钉握在手中,迈步进到屋中,先闻到一股刺鼻的潮气,四处一照,屋里的墙皮全掉没了,里面的城砖砌得好不齐整,顶棚漏雨,裱糊顶棚的牛皮纸已经烂尽,抬头能看见不满灰土蛛网的房梁屋檩,再往上是屋瓦,就这么两间破屋,除了砖头是庚子年拆下的城砖,别的和普通民房没有两样,这种十平米一间的老房子,随处可见,他边看边想当年张半仙说过的话:“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也许就躲在人们的眼皮子低下,明明看到了,却以为屋里什么都没有,那是为什么?”

郭师傅一块砖一块砖地看,又拿手电筒把屋顶和几个角落照遍了,没看出有不对的地方,但他能感觉到屋里有股阴气,让人寒毛直竖,如果是平常的房屋,不该有这样的感觉,难道还有想不到的地方?他不死心,胆子也是真大,关上手电筒,坐在墙根下闭上眼,反复思索整件事情:“庚子年白记棺材铺掌柜的盖房埋宝,一个卖棺材的家里边会有什么宝?莫非是这屋子……”

郭师傅刚想到了一点头绪,忽听屋里有人嗤嗤冷笑,他心下一凛,立即睁眼去看,只见有条长约丈许的大蜥蜴,头上生角,身在雾中,从壁上蜿蜒而下,正张开血口向他吞来。

郭师傅吃惊不小,大蜥蜴头上有角,岂不是应了龙蛇之变?躲在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一定是这个东西,为什么平时谁都看不到它?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此时不容多想,眼看那东西张开大口而来,郭师傅顺手握住一根棺材钉,对着它戳了过去,但听一声怪叫,他一下子坐起身,心口怦怦直跳,眼前漆黑无光,屋里生息皆无,好像什么都没有,他忙摸到手电筒,打开往周围照了一遍,也是不见一物,心说:“我可能是累坏了,坐在屋里不知不觉睡着了,却做了这么个梦,怎么跟真的似的?”

郭师傅发觉原本握在手里的棺材钉掉在地上,弯腰一一拾起,却少了一根,到处找不见,他心下骇然,在屋里四处找寻,只要找到那根棺材钉,就知道粮房胡同凶宅里是什么东西了,四壁地面找了个遍,不见有棺材钉,他又往屋顶上找,猛然一道闪电,亮同白昼,恰好看到棺材钉钉在屋梁上,拨去梁上的尘土蛛网,竟是一段丈余长的阴沉楠木,遍体木纹如甲,一端有两个窟窿,好像有眼,郭师傅看得骇诧不已。

此时西北方的黑云一团一团涌上来,雷声如炸,大雨如注,他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白记棺材铺掌柜不知从哪得了一段阴沉金丝楠椁板,似有化龙之兆,庚子年拆城砖盖房时,将这楠木当做屋梁,不用问,一定是妄图借龙气改风水,因此告诉后人这屋里的东西不能擅动,谁也想不到粮房胡同凶宅里的东西,原来是这屋子的木梁,这东西成了气候,只是道行不够,刨锛打劫的白四虎,招供时说听这屋里有人说话,来此盗宝的大乌豆,也声称看到屋顶有个茶盘子大的头,全是这根房梁作怪。

郭师傅将余下的棺材钉,全钉在了屋梁上,忙活儿到天亮,想起还得回大堤防洪,匆忙离开粮房胡同,不久第二波水头到了,比之前的更大,几十万人死守大堤,可身后海河里的水挡不住了,以前挖的泄洪河也抵御不了如此大水,实在没办法了,千钧一发的关头下令掘开海挡,天津城里的大水进了海,终于顶住了一九六三年这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转过年来,粮房胡同彻底拆除,郭师傅找来丁卯和张半仙做帮手,将那根楠木从瓦砾堆中扒出来,以铁锁贯穿,绑上一尊迁坟动土被扔掉的石狮子,一同沉入挖大河那年挖出的大洞之中。

那地方通着地下河,形成了一个旋窝,有海张五造的半截埋骨塔堵着,沉到河眼里的东西永远别想出来,此后治理海河水患收到成效,天津城地宁人和,再也没发过大水,河神第一段故事是“恶狗村捉妖”,发生在解放之前,第二段故事是“粮房胡同凶宅”,全部发生在五六十年代,打从捉拿刨锛打劫的白四虎开始,到一九六三年发大水,钉住棺材板沉入河底为止,算是告一段落。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