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慢生活 > 武侠 > 正文
《杜撰组异闻录系列之风霜秋雨》藤萍著全文在线阅读
http://www.360shiyong.com/      2019-4-14 23:16:13      来源:梦想还是要有的      点击:

《杜撰组异闻录系列之风霜秋雨》藤萍著全文在线阅读


一 温泉  
    昆仑山、雪地、木屋、温泉。    
    君霜桐赤裸着身子泡在充满水雾和蒸气的温泉里——他是整个人浸在里面,连头一起浸在水里,乌黑的长发在水面上散开如一朵菊花,他已经把自己浸在水里很久了,久得足够把普通人淹死两次。    
    雾气氤氲,把整个温泉映成了苍白色,只听到水池里气泡翻涌的声音,和天空雪落的声音。    
    一只银灰毛发的豹子缓缓从不远处的巨岩后走来,随即低伏身体,在温泉边喝了几口水,凝视了水里那团黑色大花一眼,突然换了个方向用前爪试图去勾了勾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啪”的一声水面在豹子的爪击之下水花四溅,一个人缓缓抬起头来,眉目温和肤质白皙,对着豹子微微一笑。    
    那豹子立刻掉头跑了。    
    君霜桐从水里站了起来,擦干净身体换上他的白色儒衫,弹了弹衣袖。看到如今这位温文尔雅纯良如玉的白衣书生,拿把刀架在谁的脖子上他也想不出这位书生在刚才正泡在水里想要淹死自己。    
    如今的君霜桐看起来白衣飘飘,充满了除尘……不……出尘不染的仙风道骨的气质,面带微笑,矜持典雅。    
    他在这温泉旁已经住了三个月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豹子,可见天气越来越寒冷,豹子寻觅不到食物,才会跑到这里来。他一个人在这里住得很惬意,没有了红尘俗事鸡毛蒜皮的干扰,君大公子对他手造的那栋木屋包括木屋里的东西十分满意。    
    他之所以会突然放弃“江湖第一剑”见坏人邪教必杀的传统上昆仑山来赏了三个月的雪,那要从年前说起——莫约是一年前,他和公孙朝夕、桃如丑、刀狻猊等几个人跑到这座山上来喝酒聚会,一觉醒来却发现四个人身上衣服鞋子全都不翼而飞,再过了几个月,他们陆续发现自己的腹中有不知名的怪物寄生。    
    而现在公孙朝夕已经把怪物生了出来,听说是个白白胖胖背上长着翅膀的儿子,而那位亲自把儿子生出来的老爹已经不止一次在信里嘲笑君霜桐会生出个长着鱼尾巴的儿子。    
    君大公子对这种事当然不在乎,因为腹中带着不知名怪物的“孩子”,酷似女子怀胎,他决定上山躲避,而在昆仑山住了这么久,他一直没有发现在他们身上“借腹生子”的怪物到底是什么。    
    但是他还是不在乎。    
    即使腹中的怪物长大之后会咬破他肚子出来,那也不错。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如果他在七岁那年被那个恶婆子抓走的时候就死了的话,现在应该会有更多人真心实意的想念他。   
     “脚印在这里,它一定到过这里,师妹快追……”    
    唯有温泉泉涌和雪落声音的地方突然响起了人声,随即一男一女姿态矫健掠过木屋后那块巨岩,双双下落,沉息点足,准备落地——然后“扑通”两声跌进巨岩后的温泉里。    
    君霜桐人仍在温泉边,看着冒出水面两个茫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人头,微微一笑,“天寒地冻,可要到寒舍换件衣服,而后上路?”    那两个衣着一青一红——和江湖传说中那种路人甲兄妹极其相似——的一对师兄妹顿时“啊”的一声大叫:“你是谁?”    
    君霜桐含笑拱手,“在下君霜桐。”    
    水池里的师兄妹俩又再失声道:“江湖第一剑!”    
    君霜桐颔首,风度翩翩的拾起他晾在屋外的两件白衣,掷向这一青一红的兄妹俩,徐徐转身,“两位敬请更衣,温泉虽然好,久泡容易头昏,还是起来的好。”    
    接住衣服的两人脸上一红,连忙从水里站起来,换上君霜桐的白衣。那位原本穿青衣的少年人“扑通”一声在君霜桐身前跪下,“君大侠——”    
    君霜桐和刀狻猊不同之处在于——如果有人叫刀狻猊“刀大侠”,那小子会在肚里腹诽冷笑,形诸于外表就是嘴角抽筋,而君霜桐从来不笑,态度一直很和蔼可亲,这就是刀狻猊不如君霜桐的地方之一。   
     “君大侠,我师父为昆仑山毒虫所伤,能治那毒虫之毒的只有刚才那只雪豹之血,我师兄妹武艺不高,擒不到那只雪豹,不知君大侠能否相助救我师父一命?”那青衣……那原来穿青衣的少年人虎目含泪道。    
    “不敢、不敢,同道有难,自当相助。”君霜桐的微笑一贯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不知贵兄妹姓名?”
    “在下姓岳,名再飞。”青衣少年大声道,“我娘亲希望我能如岳将军一样精忠报国,死而后已!”说着他“嘶”的一声撕开背后的衣服,古铜色的肌肤上赫然四个大字“精忠报国”。    
    君霜桐比刀狻猊优秀的第二点是他从不打击少年人崇拜英雄的热情,比起没有热情在背后刺这四个大字的人们,他一贯觉得有热情的人们可爱得多,但问题是——    
    大雪纷飞,寒风刺骨。    
    那青衣……那原来穿着青衣的少年只觉得一阵寒意彻肤而入——君霜桐刚刚赠与他的白袍背后一个大口子,晃晃悠悠的挂在他肩上,状甚……危险……    
    君霜桐解下自己身披的外衣,含笑递于岳再飞。    
    那身披君霜桐白袍,被满身君子雅香熏陶得芳心砰砰跳动的红衣少女顿时双颊飞红——君霜桐这一递,那风度无疑让少女无法抵抗,那一颗芳心已经坚守不住,飞到了君公子身上。这时岳再飞指着她说,“这位是敝师妹,江轻雪。”    
    身着单衣的君霜桐含笑对江轻雪拱手为礼,可怜小姑娘在冰天雪地里满脸绯红,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用细如蚊子的声音说,“师父……师父……”    
    “不知两位师尊现在何处?”君霜桐整了整身上一层单衣,“在下略通歧黄之术,可前去一试。”    
    江轻雪顿时大喜过望——她本来觉得那只雪豹可怜得很,顿时君霜桐在她眼里又善良出尘了几分,两人领着君霜桐往山后谷底匆匆掠去。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 书名 看文)


关注NA姐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发表评论(0)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图片看不清?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