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萧红《呼兰河传》全文在线阅读:卷一

2015-1-10 0:30:17  Posted by

一 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几丈长的,它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 严寒把大地冻裂了。 年老的人,一进屋用扫帚扫着胡子上的冰溜,一面说:“今天好冷啊!地冻裂了。” 赶车的车夫,顶着三星,绕着大鞭子走了六七十里,天刚一蒙亮,进了大车店,第一句话就向客栈掌柜的说:“好厉害的天啊!小刀子一样。” 等进了栈房,摘下狗皮帽子来,抽一袋烟之后,伸手去拿热馒头的时候,那伸出来的手在手背上有无数的裂口。 人的手被冻裂了。 ...

李娟:妈妈的信仰

2015-1-10 0:07:22  Posted by 李娟

我妈在没人的时候,突然悄悄地对我说:怎么办呢?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信基督教了,到处都传开了,可是我明明不信啊,我实在没法信进去啊……怎么办呢? 这事说起来要怪我叔叔。他家的亲戚关系盘根错节,千头万绪,复杂得不得了。算起来,几乎半个县城的河南人都和他有关系。其中一个四婶信了基督,于是,半个县城的河南人都跟着入了教。自从他和我妈结婚以后,便差我妈一个就全票了。于是大家都来劝,尤其四婶,劝得非常诚恳,一定要带我妈去教堂看看。那天我妈又正好闲着。心想:教堂是个什么样子呢?出于好奇就跟去了。 结果这一去,就被迫行成了某种正式的事实。教堂的人送给了我妈一本圣经和一本赞美诗。我妈...

李娟《春牧场》:小小伙子胡安西

2015-1-10 0:01:13  Posted by 李娟

胡安西六岁,光头,后脑勺拖了两根细细的小辫,乱七八糟扎着红头绳。阿勒玛罕姐姐说,这个秋天就要为他举行割礼了,到时候小辫子就会喀嚓剪掉。 再任性调皮的孩子,有了弟弟妹妹之后,都会奇异地稳重下来。胡安西也不例外,平时胡作非为,但只要弟弟沙吾列在身边,便甘愿退至男二号的位置,对其百般维护、忍让。当沙吾列骑在胡安西肚子上模仿骑马的架势,前后激烈摇动时,胡安西微笑着看向弟弟的目光简直算得上是“慈祥”了。 沙吾列还小,大部分时间都得跟在母亲阿勒玛罕身边。胡安西却大到足够能自由行动了,每天东游西窜,毫不客气地投身大人们的一切劳动,并且大都能坚持到底。这让人很不可思议。许多城里的...

龙应台:目送

2015-1-9 23:52:43  Posted by 龙应台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丫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勾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

李娟《春牧场》:伟大的小孩子卡西帕

2015-1-9 23:48:57  Posted by 李娟

还在吉尔阿特的时候,有一次看到卡西准备用洗衣粉来洗头发,我大惊,大喊道:“啊不可以!”连忙拿出自己的洗发水给她用。 结果这家伙一下子就给我全部用完了,于是,轮到我洗头发时,就只好用洗衣粉…… 用洗衣粉洗头发的后果是:一连好几天,头发又黏又涩。脑袋上像顶了一块结结实实的毡片,头发丝盘根错节,怎么努力也没法梳通。而且那光景似乎是再浇一点水在头上,揉一揉立刻会泛起丰富的泡沫。 卡西用完洗发水开始清头发时,直接把顶着泡沫的脑袋插进浅浅的小半盆清水中晃荡两下就捞出来,然后用毛巾用力擦干。 而我洗过头则坚决要求她帮我用流水冲洗。她就捏个小碗舀着水往我头...

总数:886条  当前页数:165/178首页上一页165 166 167 168 169 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