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慢生活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第七章 云中君

2017-12-27 19:38:00  Posted by admin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 第七章 云中君 长安是古代中国的中心,是11个朝代的都城,是一个北起朝鲜、南至越南,东起太平洋、西至波斯的大帝国的中心。直到后来,它的光辉才被洛阳、开封、杭州和北京这样的城市所遮蔽。公元七八世纪,在长安的巅峰时期,它是当时那个时代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也是移民最多的城市。它是大海,中国所有的文化潮流和经济潮流部汇入其中,它也是中国最大的市场。长安位于丝绸之路的东端,也是中国第一个同际性的城市。公元前200年,长安刚一建好,就已经成为一个旅行者的城市。 西安是长安的现代化身。我对西安最持久的印象就是:成千上万的入戴着白帽子走来走去,就...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第六章 登天之道

2017-12-8 21:27:38  Posted by admin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 第六章 登天之道 终南山一直延伸到印度。最初的印度和尚们来中国的时候,他们就定居在终南山里。而且中国的绝大多数大师都曾经在终南山修行过。现在这么多出家人仍然来终南山的原因是,这里还很容易找到一个隐居的地方。 两千年前,当佛教刚刚传到中国的时候,它已经是半中国化的了。直到那时候为止,中国所有可以被称为宗教的主要思想体系和修行体系,都建立在对道的理解的基础之上。既然道无所不包,能够生发万物,那么就没有理由认为另外一种体系不能从它的子宫中衍生出来。至少在佛教最初传入中国的一百年内,它没有给中国人造成多少观念上的问题。 中国...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第五章 鹤之声

2017-12-8 20:02:21  Posted by admin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 第五章 鹤之声 华山,不仅风景优美,而且自古以来就是隐士修行的佳地。在攀登华山寻访隐士的途中,我们经过一块石头,它的正面刻着“鹤之声”三个字。鹤在道教里是变化、超越、洒脱、纯洁和长寿的象征,用它来代表华山是再完美不过的了。可是很显然,这只鹤已经飞走了。 如道教徒所宣称的,道教的历史形态可能起源于终南山西端的楼观台。可是它的史前形式,却远在很早以前,就已在终南山东端的华山上兴盛了。对于道教徒来说,华山的意义甚至要超出史前时期,一直回溯到万物创始的时候。 太初时,混沌分化成阴和阳。阴阳再次分化,成为老阴、老阳和少阴、少阳...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第四章 访道

2017-12-5 20:08:05  Posted by 比尔·波特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 第四章 访道 当中国人开始把他们对宇宙的理解写成文字的时候,他们有一个通用的字,这个字就是“道”。“道”的意思是“道路”,它的引申意思是“生活道路”。但是最开始的时候,“道”并不是旅行家或哲学家的用武之地,而是部落萨满的专利。萨满们维持着生者和亡者之间的联系,他们认为,这种联系没有比在月亮的盈亏—也即阴阳上体现得更清楚了。 根据杜而未教授的语言学分析和文本分析,“道”这个字最初是指月相。中国最早的道教徒就是拜月的男女萨满,他们利用自己灵魂飞行的力量,去探索月亮永恒更生、亘古长存的秘密。在中国早期的萨满和他们的道教继承者们看来,太...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第三章 举世皆浊

2017-12-5 20:00:47  Posted by 比尔·波特

比尔·波特《空谷幽兰》 第三章 举世皆浊 尽管隐士传统是中国社会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是直到公元3世纪末,中国官员才开始费心思去传讲隐士的贡献。《后汉书》里有一章是专门讲隐士的,作者是这样开头的: 或隐居以求其志,或曲避以全其道,或静己以镇其躁,或去危以图其安,或垢俗以动其概,或疵物以激其清。 作者继续解释说,除了个体之间的这些差异之外,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同、不变的目标,那就是修道。对他们来说,道是通向尘廛之外的。虽然孔夫子同意“道不行矣”,但是他仍然待在尘廛里,因为他认为,作为一个敬道的人,说服那些当权者“为政以德”是他的责任。那些为...

总数:275条  当前页数:2/55首页上一页2 3 4 5 6 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