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慢生活 > 李娟

李娟文汇报专栏新文《水》【转载】

2014-12-27 19:36:58  Posted by 李娟

水渠通水那几天跟过年似的。不但喂饱了葵花地,还洗掉了所有衣服,还把狗也洗了。家里所有的盆盆罐罐大锅小锅都储满了水。幸亏我家家什多,可省了好多汽油钱。 那几天鸭子们抓紧时间游泳,全都变成了新鸭子。放眼望去,天上有白云,地上有鸭子。天地间就数这两样最锃亮。 丑丑天天在渠水里泡澡,还冒充河马,浮在水里装死。可把赛虎吓坏了,站在岸上冲它狂吠,又扭头冲我妈大叫。好几次伸出爪子试水,终究不敢下去救它。 大约渠水流过的地方水气重,加之天气也渐渐暖和了,到第二次通水时,渠两岸便有了杂草冒头。而水渠之外,除了作物初生的农地,整面大地依旧荒凉粗砾。 鸡最爱草地...

李娟文汇报专栏新文《浇地》【转载】

2014-12-27 19:32:56  Posted by 李娟

就算是在鬼都不过路的荒野里,我妈离开蒙古包半步都会锁门。 锁倒是又大又沉,锃光四射。挂锁的门扣却是拧在门框上的一截旧铁丝。 我妈锁了门,发动摩托车,回头吩咐:“赛虎看家。丑丑看地。鸡好好下蛋。”然后绝尘而去。 被关了禁闭的赛虎把狗嘴挤出门缝,冲她的背影愤怒大喊。丑丑兴奋莫名,追着摩托扑扑跳跳、哼哼叽叽。在后面足足跑了一公里才被我妈骂回去。 我妈此去是为了打水。门口的水渠只在灌溉期的日子里才来几天水,平时用水只能去几公里外的排碱渠取。那么远的路。幸好有摩托车这个好东西。 她每天早上骑车过去打一次水,每次载两只...

李娟文汇报专栏新文《蒙古包》【转载】

2014-11-21 20:17:42  Posted by 李娟

我家的狗跟着我妈一起,在葵花地边吃了小半年的素。丑丑最爱油麦菜,赛虎最爱胡萝卜。它俩共同所爱是鸡食,整天和鸡抢得鸡飞狗跳。真正是“鸡飞狗跳”!但鸡食有什么好吃的呢?无非是麦糠皮加玉米碴,再加点水和一和。 荒野生活,不但伙食从简,其它一切都只得将就。然而说起来,在这片葵花地上的所有农户里,我家还算是最不将就的。 当初决定种地时,想到此处离阿克哈拉村还有一百多公里,来回不便,又不放心托人照管,我妈便把整个家都搬进了荒野中。包括鸡和兔子,包括大狗丑丑和小狗赛虎。想到地边有水渠,出发时她还特意添置了十只鸭子两只鹅。结果失算了,那条渠八百年才通一次水。于是我...

李娟文汇报专栏新文《丑丑和赛虎》【转载】

2014-11-21 20:11:27  Posted by 李娟

大狗丑丑一点也不丑,浑身卷毛,眼睛干净明亮。它三个月大时被我妈收养,带进了荒野。每天所见无非我妈、赛虎和鸡鸭鹅兔,以及日渐华盛的葵花地。因此当鹅喉羚出现时,它的世界受到多么强烈的震荡—— 它一路狂吠而去!经过的秧苗无能幸免。很快,它和鹅喉羚前后追逐所搅起的烟尘向天边腾起。鹅喉羚身形如鹿,高大瘦削、矫健敏捷,爆发力强。奔跑之势,完全配得上“奔腾”二字。而丑丑也毫不含糊,开足了马达紧盯不落,气势凶狠暴烈。唯有那时才让人明白,狗是野物啊!虽然它大部分时间总是冲人摇头摆尾。 我妈说:“甚至有一次,它已经追上一只小羊了!我亲眼看到它和羊并行跑了一小段。然后丑丑猛扑过去,小羊被扑...

李娟文汇报专栏新文《罕有的旱年》【转载】

2014-11-21 19:22:27  Posted by 李娟

乌伦古河从东往西流,横亘阿尔泰山南麓广阔的戈壁荒漠,沿途拖拽出唯一的绿痕。荒野中所有的村庄、草场、耕地都紧紧傍依在这条河的两岸,像冰天雪地中的人们傍依着唯一的火堆。 什么都离不开水。这条唯一的河被两岸村庄和耕地源源不断地吸吮,等流经中下游我们的阿克哈拉小村,就已经很浅窄了。若是头一年遇上降雪量少的暖冬,更是几近断流。因为北疆的河流差不多全靠积雪融汇。 这一年正是罕有的旱年。在灌溉时节,因抢水而引起的纠纷此起彼伏。轮到哪块地浇灌时,哪块地的主人便日夜守着水阀不敢离开。被褥也铺在水渠边,提防睡觉时水流被人截走。 暖冬不但会引起旱灾,还会引...

总数:70条  当前页数:14/14首页上一页14   下一页  尾页